取消

首页 » 战争片 » 广岛之恋百度云资源下载

广岛之恋width=
广岛之恋7.7分
90 分钟 / 剧情 / 爱情 / 战争 / 埃玛妞·丽娃 / 冈田英次 / 贝尔纳·弗雷松 / 斯特拉·达萨斯 / Pierre Barbaud / 1959-06-10

喜欢广岛之恋的也爱看

剧情介绍

1957年,法国女演员(埃曼纽尔•莉娃)来到日本广岛拍摄一部宣传和平的电影时,邂逅当地的建筑工程师(冈田英次),两人在短暂时间内忘记各自的有夫之妇、有妇之夫身份,产生忘我恋情。   然而因为广岛这块土地的特殊性,两人在激情相拥时,女演员脑海中总会闪现若干有关战争的残酷画面,建筑工程师也常令她回忆起她在战时于法国小城内韦尔与一名德国占领军的爱情。电影拍摄结束后,被纠缠的女演员感觉自己唯一能做的,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更加投入地把身体交于建筑工程师。   1959年第12届戛纳电影节国际评委会大奖   法国梅里爱奖   1960年的纽约影片奖。   英国电影学院奖联合国家奖(UN Award)   法国影评联盟最佳影片   纽约影评协会最佳外语片

广岛之恋

广岛之恋

广岛之恋

电影评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法国新浪潮袭来,在全球激起了电影革命,轰动一时。而就在同时,在法国塞纳河的左岸,一个新鲜流派也孕育而生,那就是人们脍炙人口的“左岸派”电影,他们与新浪潮的关注现实和纪实美学不同,把目光转向了人的心理和精神之中,在思想上受到萨特存在主义和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影响以及帕格森的“直觉主义”,力求通过非理性的感受来进入意识深处。 作为巅峰之代表作的《广岛之恋》,主要讲述了一名法国女子和日本建筑师缠绵两日,不断试图使自己忘记在战争中去世的爱人。影片的内涵已不仅是对于反战和爱情的表达,直击人的内心深处,在两日的不断谈话中,蒙太奇的运用,理性与感性的交织,过去与现在的纠缠,纪实与虚构的碰撞,闪切手法的开创巧妙表达了人物之间的情感流动,值得反复品味。

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年纪不同,心境不同再看,发现七年前看不懂的现在好像也懵懂明白了。因为受伤所以痛苦,因为痛苦所以希望遗忘,又因为遗忘而害怕将来对曾带来苦痛的经历无动于衷,仿如曾经令人死去活来的挣扎都不曾存在;害怕活下来的躯壳装着已死的灵魂,伤口愈合之后无法再感受痛楚;时间既抚平又吞噬一切,直至遇见一道唤起过往的裂缝。大概因为他是一个广岛男人,才能在一场本应是露水情缘中凭直觉洞察讷韦尔之于这个女人的意义,从一步步揭晓埋藏的伤痕到发现相似的心路历程。恰是因为在广岛,为证明还能再感受痛楚的绝望之恋才有其关联和隐喻上的义无反顾。简洁、纯粹但视觉冲击力十足的构图和运镜,感情描写做到铭心刻骨而情绪没有丝毫泛滥,对角色意识的表达通过诗一样的对话完成,疏离诡异的配乐完美衬托暗藏的意识潜流。悠长隽永

新浪潮左岸派代表作,改编自杜拉斯的小说使影片女主无意识的旁白絮语充满诗意。二战屠杀的阴影笼罩着战后的城市,女主对往昔的记忆也宛如她一再重复的博物馆,没有实物,只有图片、解说和纪念碑,被男主一再否认其存在(核爆后遗症纪录片让人心惊胆战)。对广岛的记忆首尾呼应,“这是一座有夜生活的城市,无论多晚都有人醒着”。在男主的逼问下,掩埋了十四年“不道德”的跨国初恋终于浮出水面,而直面伤痕的过程逼走了咖啡馆所有的声音,波光闪烁让一切暧昧不明,日本男人和德国士兵不可区分……正像开头不可能知道他们有夫有妇一样,也很难知道女主是否真正离开。影片最后,男主成了“广岛”;女主成了“讷韦尔”。他们在广岛的“卡萨布兰卡”,躲避了世间的一切混乱。无国界的爱情是和平时代最好的东西吧。(好久没恋爱了,很难哭出来)

阿伦电影欣赏建议:1.抛弃传统回忆插入策略,阿伦电影中的回忆片段比比皆是,而作者电影中的时空表达往往都不连续且跳跃无昭示的,作者似乎旨在以此发挥电影媒介的最大特征,肆意打通现实与记忆的阻隔。2.以作者的私人精神心态以及电影角色心理学的角度来理解电影剧情,抛弃日常电影人伦。作为作者电影的代表,电影中的角色更像是作者本人多种精神的视觉化身而非传统意义上的你我他,故而也不必惊讶于电影中一些诡异的情节。以此逻辑也不难理解电影中的对白为何都是这么诗意晦涩的,因为角色本身并非角色,其关系对话也并非日常关系对话,所有的所有只是作者的精神想象与博弈罢了。感觉电影是隐隐遵循着心理学逻辑的,女主象征过去,男主象征现实,本作中《广岛之恋》的女主,为何选择去广岛、出轨,在其回忆中都可见到心理的表达。

诉诸微茫。开头的并置(爱情/历史)即是一种动机---以肉体感知并宽慰历史、现实与记忆的沉重苦痛。最终近乎不可避免(原因某种程度上构成作品的主体部分)地走向今夜的遗忘---在知晓爱情必然消逝前提下近乎决绝的归依与凝望,谓之“哀伤”或许不够恰当,一定程度上类似在广岛寻觅核爆的伤痕却归于静谧的对岸灯火的恬淡与微忽的情绪---“小”(纵然结尾的呼唤也丝毫没有升格的动机)。抛却作品本身的情绪,影像本身也始终是美妙至极的---因为“爱抚”,摄影机如两具肉体间的温存一般爱抚着人物,爱抚着广岛和内维尔,并以同样的方式爱抚着屏幕前的我。候车室的日语广播中宛若爱人在耳畔的呢喃,陌异的语言里唯一可辨的仅有姓名,被反复呼唤的姓名---Hiroshima。

曾经听过一首流行歌叫《广岛之恋》,可惜那歌和广岛没有半毛钱关系;曾经还有一首歌叫《挪威的森林》,可惜词作者连挪威到底有没有森林,可能都没搞明白过。观《广岛之恋》,更像是一个仪式——是对曾经无知的一场补完,对过往肤浅的一次矫正,也是对老电影的致敬之旅。可以说,本篇真的很杜拉斯。并不像大家耳熟能详的,由梁家辉出演过的《情人》那样——那部电影叙事常规,观感寻常——其实已经不是很杜拉斯了。《广》的整个影片结构,基本都以情人间的闲言碎语构成,相当生活,也显得琐碎——然而,在如今看来,却很叫人亲切——如果电影本该演一点和日常相通的东西,那我觉得,电影,难道不该就是这个样子吗?

相关推荐

复制下载地址成功!

复制地址失败!!!,请您长按链接地址,手动复制